分类
网文

为什么程序员跟其他人比起来应该喝更多的水

我们都不止一次的听到人们说:“你至少一天要喝8杯水。”

可问题是,几乎没有人做到了每天喝那么多水。从事编程职业这么多年来,我发现,尤其是程序员,饮水量明显不足。

程序员需要比常人喝更多的水。我在下棋时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连续一个小时的下棋后,我就开始感到口渴。

看起来,是当我的大脑高速运转时,我们需要更多的水。

`

分类
网文

[来自玛格丽特@苏]培育开源 NGO 的一些思考

这是周六北京 GNOME 小组活动 openSUSE 社区的讲稿。撰稿人是我。主讲人是来自 SuSE 的 Lance Wong。另有 PPT 在此大家来自不同的社区,面对的问题也不同。我这次先来拨一拨 openSUSE 中文社区这只洋葱。

首先提到 openSUSE,大家想到的应该是:

  • 华丽
  • 稳定
  • 用户少
  • 很少人讲
  • 千年老二。红帽的小弟。

一个华丽而稳定的系统,为什么 Linux 中文圈却没有声音?我能想到的有两方面:

  • 宣传不到位
  • 沉默的大多数

这就是我们的现状。为什么会有这些现状,玛格丽特有几篇选料生猛的文章。社区的管理者应该都有共鸣。我们试图解决这一问题。

宣传不到位

宣传不到位的常见原因有以下几种:

分类
网文

信仰、神話與原罪

寫在開始前,我必須承認,對於不喜歡Ridley Scott風格、或是沒看過異形一與銀翼殺手、只看過神鬼戰士的觀眾來說,Prometheus注定不會被他們喜歡。如果你想求一個像復仇者聯盟或黑暗騎 士系列那樣爽快有趣的動作大片,它也注定不會為你所愛。因為Ridley Scott的科幻片總是太風格化,比起他的其它作品更注重象徵性。他總是喜歡放非常多的暗喻、神話、符碼,而在他科幻世界裡的人物更像某種族群的概括,而 非單純的角色塑造。

銀翼殺手就是符碼與神話結合而成的「創造者與被創造者之辯論」。而角色塑造上,異型一則刻意將人物分成各種階級,營造資方與勞工的關係,並加 上大量的性暗示。這些都是這兩部被後世稱為「經典大作」當初上映時所最為人詬病的地方。Ridley Scott的科幻片一向都是LOVE IT OR HATE IT,喜歡參詳設定、世界觀與暗喻的人來說會如獲至寶、甘之如飴的陶醉於鑽研分析的樂趣。如果只是單純希望得到看電影的喜悅或被嚇一嚇,最後只會罵聲 WTF。

Prometheus也一樣,該說我非常慶幸他並沒有捨棄這樣的「傳統」嗎?這部片從頭到尾的重點並不在異型,而在於「創造者」與「被創造者」間的關係。本片探討題綱更接近銀翼殺手,這倒是令我挺開心的部分。

<關於創造者、被創造者與原罪>

片名叫做Prometheus,當然不單只是太空船叫Prometheus的關係。真正的Prometheus是片頭所出現 的”Jockey”這個巨人種族(考慮到不是每個人都看過異型系列的設定資料,以下就以巨人稱之)。本片由一個被遺留在地球上的外星巨人做開頭,他悲傷的 看著離開的太空船,喝下會讓自己碎裂的劇毒,殊不知他的基因滲入地球生物的微細胞中,於是他成為人類的源頭。

分类
网文

本世纪最大谎言——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中国人是必须要有口号来引领生活的。中国人也是最善于创造口号的。没有口号的生活是不圆满的生活。没有口号的生活是不幸福的生活。我们全指着口号活着呢。“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一句口号。更是一种生活态度。

它在国人认识到知识的力量,感受到知识改变命运的那一刻起。就用全民意识把天底下的父母推向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所有的父母都抱着投入不论是谁的怀抱、跳进爱谁谁的火坑的大无畏的精神,抱着孩子玩命的奔向那条谁也看不见、摸不着的起跑线。这支庞大的队伍里,除了那些或胖、或瘦、或高、或低、或奸、或傻的孩子外,还有那些望子成龙的父母。无论是声名显赫的高官显贵,还是无商不奸的大商巨贾;无论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翻身农奴,还是走进新世纪的小商小贩。都是这支队伍里的主力军。

本来极不平等的现实世界,在追求虚无飘渺的起跑线时,居然就变得极其平等。官不论多大,钱不论多多,见到孩子的班主任,一码全都是三孙子。年龄不论多老,资历不论多深,见到园长都跟见到总理似的。平时一呼百应,高声大气,气吞万里如虎,见到老师被骂的茄子皮色,屁都不敢放一个,憋出痔疮还得陪着笑脸。

分类
网文

亡灵书

一 亡灵起身,歌唱太阳
赞美你,啊拉,向着你惊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你是众神之王,万物之主,
我们自你而来,因你而成神圣。
你的祭司黎明出迎,以欢笑洗心;
神圣的风带着音乐,吹过你黄金的琴弦。
在日落时分,他们拥抱你,犹如每一片云
自你的翅膀上,闪现着天边反照的颜色。
你行过了天顶,你的心喜悦;
你的清晨和黄昏之舟都遇上好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