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心情貌似有点不好,真的,那天无缘无故的从QQ列表里面删除了好多好多人,把那些不说话,经常隐身,不是单身的MM们全部删除了,我觉得我脑子有点二了。ZQQ问你该不会是把我也删除了吧,我说当然不会,怎么可能啊。貌似当时脑子有那么一点点正常了。一网友说我应该去天水看病了,我看我也快需要被看病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心理疾病。

这两天天气不错,昨天和Oliver去广场坐了一会,天气实在是晴朗,我觉得我需要晒阳光。当然,免不了的活动就是看了一会美女,哈哈,其实我看的少,Oliver看的多,他时不时的就说,你看,莎莎,这个身材,啧啧啧,口中不停的称赞,看这情况不搭讪都不行,当然,他的胆子我清楚,肯定不敢。后来我们走的时候,又约了一下,说是如果明天天气好,就雁滩公园喝茶,哈哈。我当真是好久没有去公园喝茶了。

今天天气也还好了,按照我和Oliver的约定,两点半出现在雁滩公园,一人一个茶碗子,合适的很,我坐那,突然觉得困意来到,于是乎,在椅子上眯了一个小时,Oliver说看我睡的特别香,哈哈。那是当然了,我最近晚上真的没有睡好,最近睡至深夜3,4点,脖子就开始疼,完全睡不着。睡不着了,要么就起床,打开电脑,听一会音乐,或者,穿戴整齐,出门打车,去老爹那,骚扰他,搞的老爹子相当的头疼。他也没办法啊,每次我疼的特别要命的时候,他也只能给我按摩一会,或者,扎干针,暂时性的止疼。昨天晚上我睡的比较早,10点多躺床上,说是看一会新水浒,看了估计没半集的样子,我就睡着了,依旧半夜4点多疼醒来了,还好,疼的不厉害,我吃了止痛片,然后坐在电脑前看了一会新闻,去youtube看了一会摩托车的视频,又头脑发热去淘宝采购了一个一直想要的骑行眼镜,呵呵。大概早上6点多的时候,我说我还是看一会水浒吧,又躺床上,没看上三十分钟,呼呼睡着了。

一直觉得没有疼痛的日子,是最舒服的,什么我都可以不要。真的。

有几个不晓得我工作情况的网友就问我,你不上班啊,一天过的这么悠闲的,我说我当然上班了,只不过我时间多,事情少而已,和你们比起来,我收入很低,但是我觉得过的还是比较开心的,即便每个月因为钱比较紧张点。我要是告诉他们,我说我每个月还要“还贷”一千蚊,那他们不得晕死了。哈哈。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各有各的好。

今天中午看天气不错,赶紧擦了一会车,呵呵,看着干净点,心里也舒服些。还给车车拍了视频,回头我上传到视频网站,大家可以领略一番CBF150。我想周末如果天气比较好,我打算骑车从阿干镇到榆中兴隆山跑一圈,当然是一个人了,呵呵。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大闹一场,当然,这是玩笑话了。

我一直不信迷信的,我妈就特别信,每次我头疼,就说是爷爷奶奶牵心我了,然后就一顿迷信活动,哈哈。当然,我也希望有来自天堂的声音。前两天跟小宝聊天,说起去年的同学聚会,说我没有参加,他们很生气,我忘记当时我去干嘛了,确实答应他们了,但是临时没去,那几个哥哥姐姐们相当生气。然后,我就告诉小宝,我说自今年开始,我绝对场场出席,不会不到了,我怕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们了,小宝很纳闷,问你打算到哪去吗?我说,我怕我有意外。小宝直接无奈了。呵呵。

其实我想在生活上有一点变化,真的。也许十月份会有一个行动,一切目前不可知。目前只是有这么一种渴望。想谈个女朋友,想有个家,又害怕有个家。我没有安全感,不管是自身的,还是感受自外界的。羡慕你们能有个家,有爱你们的老公或老婆,而且又有那么可爱的娃儿,真的很羡慕。

那天一网友说我本来长的就不像好人,又操着一口流利的兰州土著语言,地道的坏人样。哈哈。她说我应该说普通话,会降低坏人指数,说了这么多年,有点改不了口啊,那天试着和Oliver普通话交流,难度,很有难度。这是一个长期的实验性活动,我想我会坚持的。

最后,推荐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MP3播放器,推荐使用AIMP3播放器软件,音质相当好,但是在听APE和FLAC格式的音乐时,还是强烈推荐使用Foobar2000。推荐广播电台,依旧是我的最爱,新加坡YES933。还记得很多年前,通宵听YES933的场景,今生难忘啊。最近电影没有什么好片子,暂时大家怀旧性的看一看一些陈年烂谷子的老片子了,其实你会发现,90年代的电影真的挺好看的。就好象我自己看《纵横四海》,看了N次了,依旧觉得特别浪漫,特别好看。推荐一部TVB的剧集,《潜行狙击》,laughing哥重出江湖了。哈哈。

这浏览器缓过来换过去,还是觉得谷歌的chrome好,速度快,简单,方便。Firefox还是太慢了。

悲哀的人生,不是最悲哀的事情,最悲哀的事情,是发现整个人生没有你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