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是寂寞的,于是我很有感慨的在新浪微薄上说:”难道找个和我一样寂寞孤独的妹子滚床单是impossible mission?”我们孤独得太久了。

对于某些事情我还是很抵触的。希望你没理解错。有一天你一定会陪我一起唱完这首歌。

今夜的广播,没有昨晚的江南小调有情调,今天讲的是巴音布路可的天鹅湖。

我在想一件事情,听着卡门滚床单,一定相当激动刺激。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