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

前一篇日志说了一个问题,没有生活的沉淀,我铁定写不出那种真情实意的文章。连续三天的阴雨天气,让我有点抑郁。而我太清楚自己了,一旦心情低落,总会走向某个极端,天性使然。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很多问题,有关于自己的,和自己无关的。于是,我想,把这些思考过的垃圾统统排泄在这里。因为这里涉及到很多个人的思想和意识,请不要对号入座,人类真的太伟大了,因为我们有思想,有意识,我们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却又是必须群居的社群动物。

所有的一切起源于夏天对女性的梦想和幻想,既有纯洁的,又有肮脏的。我发现自己每年的夏天会特别的躁动,内心是一种渴望的状态,可惜一直没有‘一滴甘露’化解我的内心。对于给陌生人的感觉,我更像是一个随便的男人,一个龌龊的流氓。这种事的起源归咎于我对网络聊天完全的失去了信心和兴趣,属于三句即进入正题的那种类型。我完全不懂这种微妙的变化,因为这和以前的我完全不一样,也想到过某人说过,我们已经进入了爱情的速食时代。每次进入这种恶性循环之后,我总会变着花样的安慰自己,我们是人,怎么会没有七情六欲,于是,完全的骗倒了自己。接着继续用着各种花样的理由,继续寻找,继续去受刺激,失败,没事,再来,又失败了,没事,再来……完全的变成了一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态度。告诉我,你觉得我会获得什么?是的,耐心和抵抗能力。那我又失去了什么?你能猜到吗?是的,爱情能力,也许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我也许已经变成了一个爱无能。

告诉我,你觉得我的脑袋里面会装着什么样的新东西?不对,你猜错了。我今天在坐车的时候,安静的想了一会,也许这种思考的时候不多,因为车窗外的雨又淅淅沥沥的在下了,为什么要说又?因为出门前,我看外面只是在毛毛雨,谁知刚一踏出大门一步,雨大了,老天真是不给我面子,不好意思,我有拿伞,可是你这么做,那些没拿伞的姐们咋整?哦,跑题了。在坐车的时候,我就在想,我的脑袋里面究竟装了一些什么样的东西?想到的东西就是情情爱爱,穷人的奢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悲剧的人生,我竟然找不到一点积极向上的东西来鼓励自己。多么可怕。我还认为,我病了,有点变态了。没错,这是我认为的自己。为什么对别人来说,可有可无的东西,对我而言,比什么都重要呢。难道就真的是因为孤独,因为寂寞吗?这个问题在脑海里面出现了三次。这就好象在某个盛夏的夜晚,坐在某个可以观赏到很多美女的啤酒摊上,目光来回扫视过往的美女,然后在脑海中把她们强暴了一百零一次啊一百零一次,然后就告诉自己,太禽兽了。你说我要是每时每刻都在这样做,那么我就真的太变态了。可是,我只会在某些时候,或者,特定的某种情况下。

我不得不再次感慨我是一个人,因为有思想,有意识,没人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主观愿望。这就好象在大街上看到一只狗,也许有些人会想这只狗好可爱,也许有人会想这狗谁的,偷了算了,也许有人会想今天想吃狗肉了等等各种想法。我想你和我的想法偶尔才会一致。

寂寞的人,总会想象一些很虚幻,不切实际的事情。比如因为钟情某个片中的女主角,而幻想着自己的另一半就是那个人,我觉得这就是角色代入吧。前些日子,我一直在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然后就曾写道,我的马小玲你在哪里。我完全把自己幻想成了一个孤独,重情,不会生老病死的三界之外的妖怪了。甚至,你会幻想某个陌生女孩拉着你的手,比幻想真实,对自己而言,就和真实无异。所有这些,并不是因为我是大龄单身男青年,而是因为这是我。你懂吗?

为什么我最近会经常说一百零一次?我想这是因为那部日本电视剧《一百零一次求婚》。我最近没有看过。也许我和星野达郎差不多吧,不同的地方是他是相亲九十九次失败,而我不是。不过星野君最后修成正果,而我还在迷茫中。

有人会借酒浇愁,在酒精的麻痹下,暂时地忘记所有乱七八糟的纷扰。而我,不会喝酒,只会在游戏中暂时的麻痹一下自己,可是我又想了想,我不是一个十足的游戏分子啊,最后我觉得我应该是在骑车的时候,会暂时的忘记所有的烦恼,因为我关注的焦点是路边的风景,

(这个地方我的脑海空白了三十分钟)

原本想着这次九寨之行,可以让自己散散心,放松一下。其实到最后,我觉得我好像没有被放松,真的。我告诉另一个好友,我说我和几个好友去九寨,他说我去当电灯泡了。我觉得不是。

就在刚刚,一个妹妹发来短信,请我去看电影,让我有点意外,不,相当的意外,答复短信内容如下:“为什么要请我看电影啊?无功不受禄啊。”现在是直播,她还没有回复我短信呢。她的答复相当的强势,如下“快说去不,我一个人啊不愿意呗,你就充当个护花使者。”我弱势了,虽然我知道我不能去,但是我觉得我会去,人家一个人啊,我怎么着得充当个护花使者吧。当我把这件事情公布出来时,被别人鄙视了。原因是她曾是我的女朋友,现在已婚了,我觉得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没有做越轨的事情,没有发生原则性的错误。我就是我,我活得是我自己,我问心无愧。无所谓了。

本篇日志,纯个人发泄,好友们请理解我。

八月是充满希望,阳光,爱的时节。和好友们计划了很久的旅行,也终于成行,可惜的是这次我并非骑车前往,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也是我下次一定要实现的一个小梦想,至于梦想的目的地,我想暂时让它变成一个悬念。过了五年,当我再次前往心中最美的天堂九寨后,发现一切都变了,而变化最大的就是川主寺了,几乎不认得了。大地震是我们的痛,但是同样给那些被地震破坏的地方带去了新生。这一路的景色已经和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不一样了,没有更好了。那些通天的路,好似都没有了,草原上确实又美丽了许多,有各种颜色的花朵,而成群的牦牛,羊群,又让这精致的水墨画更加的充满生机,充满希望。对啊,这是一片充满了生命和希望的草原。

除了这些,当然不能少的还有你们,你们的欢声笑语,才是最佳的点睛之笔。十几年的朋友,你们最好,什么都能没有,唯独不能没有你们,突然想起一句话,但我不说了,太煽情了。话说这次,他们四个人全部被大蚊子光顾了,全部英勇负伤,满身的大包包,即便我们回到兰州了,那些大包包依旧红红的,草原的蚊子真是厉害。好在我是穿长裤的,而且没洗澡,哈哈,所以蚊子没有光顾我。我们去的时候,说到草原上吃中饭,结果招来一群蚊子,然后有人拿出了早已准备的花露水,一顿狂喷之后,蚊子好像疯了,他们都被叮了十多个包包。本次最大的收获应该是住在藏寨,晚上看着月亮,听着自然的声音,相当的宁静,四个字貌似就形容了,心如止水。原本是打算全程直播整个行程的,可惜因为手机网络原因,直播到草原就进行不下去了。

照片拍了很多,景色还是那么美,可惜画中人是渐渐老了啊。我稍后会选上几张照片贴在日志中,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的快乐。九寨之行是成功的。

路上也看到了很多骑自行车和摩托车旅行的人们,为他们加油,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安全到家。在川主寺至九寨沟的路上,看到两位兰州的车友,正在向九寨奔袭,可惜当时没有停车和他们聊会,又是一大憾事。

这次回来之后,存钱更新一下装备,准备下次出行。别人都可以自行车环青海湖,为什么我没有这种决心呢?我对自己感到悲哀。我的车友还是太少了,有些人已经换四轮了。还好,还在坚持摩托车的车友有飞飞和老虎。上周吧,我和飞飞两个人骑车还去北滨溜了一圈,再没有和他骑车出去过了,记得我和他出去过两次,一次刘家峡,一次什川,记忆犹新啊。

总感觉现在积累下来的东西好少,所以都感觉日志写不出什么真的东西。前一阶段一直在玩魔兽,闲的时候就在玩,浪费了很多时间,很多思考和看书的时间,现在玩的少了,开始思考我的将来,我的以后,我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说来惭愧,一本书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读完,只是无聊和临睡前才会读一段,可悲。我的精神世界出现了问题。

我在想,我的马小玲,你到底在哪里?我等得好辛苦,真的好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