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

整个周末,没有人找我,理我。悲哀!!!最大的悲哀!!!现在电话变成了我最心爱的摆设了。原本想昨天晚上,和tony去网吧上网的,结果因为昨天早上我拉肚子,肚子很痛,弄的我一整天无精打采,最后晚上我们两个也就没去网吧了。

最近我的心情相当的差,妈的,已经变态了。有时候发现只能听听金属和摇滚,或许我能找到一点曾经年轻的感觉。有些人注定是被记住的,而另外的那些人永远只是陌生人。我觉得自己现在脾气越来越不好了,跟网友聊天,也会发火,然后就删除对方,删除之后TA就不能让我生气了。

永远记着一句话,哥不是没人要,哥也不是大龄单身男青年,这是哥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会不会结婚?我不知道。我没打算过,但是幻想过。我真正的爱过一个人,这就够了,还有更多的必要吗?我记得我好像看过一段话,大致意思是当你真正的深爱过,受伤过,之后再也不会相信爱情了。

昨天和一个男性网友吵架,起因是因为我的签名引起了他的兴趣,他觉得我听摇滚金属让他很意外,跟我吹喜欢摇滚金属的时间比我久,最后吵起来了,也是没劲,本来我心情不好,他招惹我,我就还击了。最后他骂我糟蹋了很多妇女,哈哈哈,说我是伪摇滚。哈哈哈。我说,你是披着爱情的外衣把别人家姑娘都给干了。你还不是你了!最后两个人好像又他妈的没发生过吵架,互相推荐电影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很蛋疼?!

最近骑了一个阶段的摩托车,鉴于先前的悲惨经历,搞的现在很少骑车出门了,感觉好像有了一个累赘一样。上周末无聊的骑车去北滨了,骑到西固那边,停在一片有绿荫的地方,坐在那里,享受了一会偶尔的清净。前几天出去买了一顶揭面盔,想在下次出远门的时候戴上,因为骑车发生过事故,了解永恒头盔的好处,所以这次还是买了永恒头盔。

很想骑车出去散心,真的很想很想。因为我真的很烦,很烦,你明白吗?

越来越浮躁了,只是很想知道结果。

不好意思,我已经删除你了,我永远都不会烦你了,你也不会再觉得我讨厌了。

My son,

  The day you were borned,

  The very forest of Lorderan whellispered the name:

  Arthas.

  My child,

  I watch u with pride, as you grow into a weapon of righteousness.

  Remember, Our land has always ruled with wisdom and strength.

  And i know,

  You would show restraint, when you exercising your great power.

  But the truest victory my son,

  Is stiring hearts of your people.

  I tell you this

  For when my days have come to an end,

  You, Shall be king.

有几天没写过东西了,今天偶然翻看着某年某月曾写的一篇日志,颇有感触,看到每一段文字,都会努力的去回想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仿佛很遥远,仿佛就是昨天,某些情节又好似一把小刀,一刀一刀地剜着我的心头肉。

过去了这么久,为什么最无法忘记的是她。我也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她会这么坚定地在我的心里面占据着一处地方,无法磨灭,难道真的要在我化为一捧黄土的时候,才会消失贻尽。也许,我们曾经深深的相爱过,真正的爱过,而我他妈的就是一个失败的男人。

谈什么名利,谈什么家庭,谈什么子女,我又有什么资格。岁数越来越大,却变得越来越色情,看到街上的美女,总会仔细观察一番,找出身体的不对称地方,故意去猜测她会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女人。我这里只说一句话,水真的很深,摸不到底得。

前些日子我有交往一个女孩,是家里给介绍的,最后我放弃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让我发生转变性想法的事情应该是那天晚上她下班来找我,而我当天也在干活,忙完事情后,看时间还早,于是魔兽了一会,结果忘记了时间,让她多等了一会,于是赶紧告诉她,让她到网吧找我,当我看到她来,看到她非常的不高兴,我知道是自己不对。后来,晚上送她回家后,她发来短信,说我骗了她。让我感觉帽子有点高了,我是让她等了,可我哪里有骗她。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也就开始故意疏远她了,每天也不再有电话,不再有短信,周末哪怕是自己宅在家里,也不联系她。终于,某天晚上她在QQ上问我,你觉得我们像情侣吗?我回答,不像。我们都沉默了一会,我首先打破了沉默,说道我们都太忙了,还是算了吧。我不知道她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情怎样,她说,好吧。于是,我又回归到了先前的状态。为此事,我妈训斥我,说我太自私了,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说这么大的人了,还想做什么?!我当时真是想一走了之,走得远远的,都不想回这个家。对于这个家,我没有抱怨,这是命运。当自己的老爹买了新房,邀请别人暖房吃饭,我却不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别人偷偷告诉我的,你说我能有什么想法。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因为我根本不关心这些。还说什么“你去做点什么生意,我可以从银行贷款”,我全当是听到的梦话。

现在我回到家里,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