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

好久没有写日志了,辜负了那些天天来空间看我动态更新的朋友们。真诚地说一声,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没有写日志的日子,生活是空荡荡的,有的只是魔兽世界,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自己像一个骑士一样,披荆斩棘,除掉巫妖王,我貌似有些中毒过深了。有史以来,我第一次深深地堕入网游的世界。总会告诉自己,不要走的太远,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需要正常的生活。这不是一个负面消息。我想表达的是,魔兽世界真的很美丽,很宏大,这是目前国内游戏无法比较的。国内网游还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不能只是靠黑丝袜,大奶妹吸引国人的目光,把国人当傻子耍。游戏的事情咱就到此为止,多提无用。

我有时候在想,我是不是一个异类。当自己和好友们聚会时,大家都在探讨孩子未来的教育,成长的乐事,或者是即将准备人生大事时,我感觉自己已经脱离了这个环境,好像自己总是感觉自己长不大,总感觉人生的脚步再快,也快不过我对生活的独特理解。独特在哪里?我很难讲出来。

今天和葡萄他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我还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这么久了,你们发觉我缺少一样男人最重要的东西了吗?他们的表情告诉我,他们对这个问题很茫然,很不知所措,他们摇摇头让我告诉他们,我说,我觉得自己缺少一个男人该有的魄力。是的,我真的没有魄力,年轻什么都敢想敢做,荒唐事情也没少干,可现在我完全没有一点魄力,哪怕是在挣钱生活的问题上。我给大家的感觉是很随意、无所谓的态度,我知道我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那种水灵劲儿。要求很低,只要能活下去就好,至于要活成一种什么样子,我想我只是挣扎在温饱线上。我一直给自己说,不论父母都有什么,也不会是我的,不是自己创造的财富,永远都是大便!我曾多么渴望的想有一处自己的居所,碍于能力有限,我想这会是我这一生无法完成的心愿。我有特别特别多的心愿,真的,可我就知道自己实现不了。好友姜鹏说我是不够自信,我觉得自己不是不够自信,而是我已经不是生活的斗士了。我们的思想广袤无边,每个人的世界好像宇宙一般无限宽广,想要寻找一种相交的空间真的难。

请原谅我今天的想法,我只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最近我一直想写一篇日志,不是因为我的生活积淀了很多东西,只是我有太多的苦痛想要宣泄。说句实话,我和父母沟通真的很少,爸爸对我的印象依旧停留在我的中学时代,而老妈因为他们的事情,一直觉得亏欠了我,一直任由我做事。而我也对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从兴趣方面着手,这个可以从我一直从事的工作类型上看出来,也许这是我人生的亮点,在不同的企业学习,在不同的环境下成长。可是,这些在现在看来都是浮云了。话说,前些日子想找一份工作,看在自己已经三十有一的年纪上,打算寻找一份稍微稳定点的工作,我啊从网上寻找到合适的单位投了简历,也去人才市场的招聘会上转了转,发现技术活这种工作只要年纪大了,优势就不再有了,对于HR来说,他们更愿意吸纳一个年轻人,因为年轻人更容易接受新事物,更容易成长。于是,这次的求职以失败告终,而我终于感觉到再就业的难度了。

那天坐在车上,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不能坚持现在的工作?往更细的环节想,我难道就不能坚持三年吗?做另一份工作,拿的是一样的薪水,每天八小时,而现在时间完全自由掌握,差在哪里?那我们这个行业有没有可能再挖掘到一些其他的项目?等等之类的问题,我那天想了很久。有时候,我们需要朋友的点化,朋友永远是你前进道路上的明灯。

关于婚姻,我不想谈太多,因为我还是徘徊在围城外的无知群众。我一直有一种大众想法,不想因为自己还是单身就随便找个人结束单身,随便生活。那种什么婚前别谈太久,结婚后慢慢恋爱的狗屁理论,我根本不喜欢,也不会采纳。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必然有吸引对方的某些特殊的东西,生活的目的是要让两个人更加紧密,更加合二为一。假设两个人根本没有完全的了解,那么我想我会武断的说,两个人必然会走向不同的两条路。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自我,希望自己的老婆喜欢和支持我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决定。虽然日子可能是白水面条索然无味,她也愿意和我在一起。而我又因为自己的性格,飘忽不定,有时可能因为某件小事,对方并不在意,而我却认真了,打了退堂鼓,所以不能给人一种安全感。我想结束这种生活吗?我很矛盾,真的。一方面想就这样得过且过随意生活下去,一方面又会因为羡慕嫉妒恨想结束单身。我想要什么,我很清楚。就看有心人会不会去寻究了。话说4月份发生了一件事情,我和老爸也吵架了,爷爷三月份去世后,爸爸就一心想要我今年谈对象,结婚,他也就没操心的事情了。而我根本不这样想,老爸通过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是某个学校的老师,咱先抛开前事不提,爸爸阿姨他们认为一份好工作比什么都重要,说我不选她会后悔。我还真就没选她,我没有多么牛逼,我不是那种人,我看重的是情。情之所至,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了。

本来老爹打算给我买车,说是买新车,我当时真的心热了,特别想要,觉得有车了,我可以走得更远了。从这个想法可以看出,我有多么的自私。可是因为老爸和阿姨这些事情,我说算了吧。没过多久,油价涨了,我开始掂量自己的能耐,我能不能养活一辆车,我的生活质量会不会下降,假如我有了一个家庭,我又能不能养活一个家庭。答案显而易见,不能。一个月收入不足两千的打工族,想要车,简直是痴人说梦。也许,摩托车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期内还会是我忠实的朋友和伴侣。

我有时候也会问自己是不是太闷了,为什么总是和某些人无法产生共同话题,思想又那么激进,有点特立独行。葡萄说我适合自己建立一个邪教,当教主。虽然是个调侃的话,但是也说明了我给朋友们一种什么样的印象。闪亮说了一句话,我直接想大笑,内容就不提了,免得被喷。我只是守着自己的一片精神领土,神圣不容侵犯。貌似,某次和闪亮出去喝酒,闪亮给我布道来着,说我应该有一种信仰。信仰?好沉重的话题哟。我也想有一种,但绝对不会是马列毛邓。

没有想到一个多月没写日志,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配合上天衣无缝的Jazz,更加如入无人之境,随心所欲,畅所欲言。你领略过Jazz吗?记得1月份去平川干活,小汪也去了,晚上的CCTV3一直在播经典的Jazz,把她听得着迷。呵呵。你领略过那种沁入心灵深处的感触吗?无论你是快乐的,悲伤的,Jazz都会给你一种恰到好处的美感。如果你还不知道Jazz,那么请马上搜索收听。我想说,因特网是20世纪最最最伟大的发明,我们不再是两个世界的陌生人了,请让我们的心灵在1和0的数字序列上拥抱舞蹈吧!!!

PS:纳尼!!!!在word上洋洋洒洒两页子,在QZONE上竟然就这么点?!

后记:关于题目,我想我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