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五哥是个传说,也许五哥只是某个人的幻想。

五哥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用红卫兵的话说,就是根红苗正的那种,母亲是农民,父亲是医生。五哥出生在改革开放刚开始的年代,依稀还记得小时候的学校,是土坯房那种,一帮小朋友在一起打闹嬉戏,也依旧记得最讨厌的幼儿园午睡时间,这是他最痛恨的事情,所以至今还记得。

五哥为什么要叫五哥呢?我也曾经问过他,我说该不会是山寨版的他七哥吧,他说,绝对不是,论家中排行,他是老五,可惜是最小的那个姐姐们眼中的小弟弟。姐姐们看这个小弟弟,小的时候,什么都让着他,什么都帮他做,每次回到老家,他都是姐姐们最喜欢的那个弟弟。时过境迁,弟弟眼中漂亮、善良的姐姐们都已经成了妈妈,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五哥多了很多的外甥, 虽然外甥们很少见到这个亲娘舅,有点陌生,有点害怕,但是还是愿意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和他玩,五哥心里面还是非常高兴的,因为这就是亲情,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五哥和他的爷爷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因为爷爷很少到五哥生活的城市,爷爷看着姐姐们长大,看着重孙子长大,享受着四世同堂的快乐,爷爷那时候每次去放羊,赶着驴子来回跑农地。五哥依稀记得一件事情,那时候啊,五哥很小很小,和爸爸妈妈回老家过年,谁知老家日子很清苦,没有调味品,大妈和姑姑们做的饭他死活都不吃,因为不好吃,没味道,就是白水面条,五哥的爸爸没有办法。那以后孩童的五哥就讨厌回老家。

多少年过去了,五哥可以掐指算出自己回了多少次老家,见过多少次爷爷。爷孙的感情对于五哥来说,貌似没有多么的刻骨,没有多么的深刻。五哥还记得小时候的某一次,爷爷来了五哥家,在家躺床上休息呢,五哥拿刀片把爷爷的头顶给划破了,那时候的五哥真的是非常的淘气,直到现在说起来,五哥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即便这么多年的时间里,爷爷没有给五哥买过一颗糖,给过一个玩具,五哥也没有生气,也没有觉得爷爷不好。随着年龄的长大,看着爷爷慢慢的老了,而五哥也长大了,五哥默默地关心爷爷的生活,也会问爸爸回老家的时候,爷爷身体是否还健康,吃得好不好,是不是还每天放羊,坐在院子里晒阳光,坐在炉子旁边喝罐罐茶,盘腿坐在炕上和人拉家常。

也许,爷爷辛苦了一辈子,老天希望爷爷过上更快乐,更幸福的生活,在某天,带走了爷爷。五哥没有通知自己的好友,只是匆匆和爸爸回了老家,一路上五哥在想,自己会不会流眼泪,会不会非常伤心难过,因为他再也没有爷爷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程,五哥一个人坐在后座上,想来想去,有种很矛盾的心情。到了,终于到了,回到了五哥的故乡,连绵的深山中,站在山梁上,五哥只看到自己家有那么一点孤寂的灯光。五哥随着爸爸走进了房子,大伯跪在灵堂前,拉着爸爸的手,爸爸再也难以抑制心中的难过,哭起来了,五哥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那么坚强的爸爸留下了眼泪,五哥站在爷爷的面前,似乎没有想法,因为五哥曾看着自己的姥姥,姥爷离自己而去,五哥以为自己很坚强,可当五哥的爸爸跪下来去摸爷爷的手的时候,五哥的鼻子酸酸的,眼泪不争气的就流出来了。

五哥看着爷爷穿着老衣,蛮像个地主的,五哥心里面想爷爷年轻那会肯定是一个帅哥,迷倒了乡里很多很多的美女,最后落在奶奶手里了,可惜奶奶红颜薄命,在五哥爸爸十多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他们兄妹。爷爷很伟大,拉扯大了爸爸和他们的兄弟姊妹六个。最后一眼,五哥知道今生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见到爷爷了,看着爷爷的棺盖慢慢盖上,五哥扑通一下,跪下了,眼里噙着泪水,狠狠的叩了三个头,心里面说着,爷爷慢走,孙儿不久的将来也会来与你团聚。

故乡的夜,格外的晴朗,可以看到满天繁星,五哥抬头望着夜空,想着自己的命运,就好象一粒尘埃,太渺小了。五哥,也想让爷爷抱一下他的重孙子,也想让爷爷再握着他的手嘘寒问暖,也想再看着爷爷微笑的样子,还有那穿着羊毛棉袄,赶着羊群的背影……也许,不是也许,永远五哥都看不到了,五哥只会在自己的梦里面回忆起那些。

回家的路上,五哥握着大姑的手,第一次哭的那么犀利哗啦,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爷爷。回来的那一天,五哥永远都想不清楚一件事情,也是哭得最犀利哗啦的一次。五哥默默地祈祷,爷爷在天国一定会很开心,很幸福。

五哥的故事还在继续着,只是我们谁都不知道结局将会是怎样。五哥,只是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