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

也许五哥是个传说,也许五哥只是某个人的幻想。

五哥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用红卫兵的话说,就是根红苗正的那种,母亲是农民,父亲是医生。五哥出生在改革开放刚开始的年代,依稀还记得小时候的学校,是土坯房那种,一帮小朋友在一起打闹嬉戏,也依旧记得最讨厌的幼儿园午睡时间,这是他最痛恨的事情,所以至今还记得。

五哥为什么要叫五哥呢?我也曾经问过他,我说该不会是山寨版的他七哥吧,他说,绝对不是,论家中排行,他是老五,可惜是最小的那个姐姐们眼中的小弟弟。姐姐们看这个小弟弟,小的时候,什么都让着他,什么都帮他做,每次回到老家,他都是姐姐们最喜欢的那个弟弟。时过境迁,弟弟眼中漂亮、善良的姐姐们都已经成了妈妈,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五哥多了很多的外甥, 虽然外甥们很少见到这个亲娘舅,有点陌生,有点害怕,但是还是愿意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和他玩,五哥心里面还是非常高兴的,因为这就是亲情,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五哥和他的爷爷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因为爷爷很少到五哥生活的城市,爷爷看着姐姐们长大,看着重孙子长大,享受着四世同堂的快乐,爷爷那时候每次去放羊,赶着驴子来回跑农地。五哥依稀记得一件事情,那时候啊,五哥很小很小,和爸爸妈妈回老家过年,谁知老家日子很清苦,没有调味品,大妈和姑姑们做的饭他死活都不吃,因为不好吃,没味道,就是白水面条,五哥的爸爸没有办法。那以后孩童的五哥就讨厌回老家。

多少年过去了,五哥可以掐指算出自己回了多少次老家,见过多少次爷爷。爷孙的感情对于五哥来说,貌似没有多么的刻骨,没有多么的深刻。五哥还记得小时候的某一次,爷爷来了五哥家,在家躺床上休息呢,五哥拿刀片把爷爷的头顶给划破了,那时候的五哥真的是非常的淘气,直到现在说起来,五哥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即便这么多年的时间里,爷爷没有给五哥买过一颗糖,给过一个玩具,五哥也没有生气,也没有觉得爷爷不好。随着年龄的长大,看着爷爷慢慢的老了,而五哥也长大了,五哥默默地关心爷爷的生活,也会问爸爸回老家的时候,爷爷身体是否还健康,吃得好不好,是不是还每天放羊,坐在院子里晒阳光,坐在炉子旁边喝罐罐茶,盘腿坐在炕上和人拉家常。

也许,爷爷辛苦了一辈子,老天希望爷爷过上更快乐,更幸福的生活,在某天,带走了爷爷。五哥没有通知自己的好友,只是匆匆和爸爸回了老家,一路上五哥在想,自己会不会流眼泪,会不会非常伤心难过,因为他再也没有爷爷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程,五哥一个人坐在后座上,想来想去,有种很矛盾的心情。到了,终于到了,回到了五哥的故乡,连绵的深山中,站在山梁上,五哥只看到自己家有那么一点孤寂的灯光。五哥随着爸爸走进了房子,大伯跪在灵堂前,拉着爸爸的手,爸爸再也难以抑制心中的难过,哭起来了,五哥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那么坚强的爸爸留下了眼泪,五哥站在爷爷的面前,似乎没有想法,因为五哥曾看着自己的姥姥,姥爷离自己而去,五哥以为自己很坚强,可当五哥的爸爸跪下来去摸爷爷的手的时候,五哥的鼻子酸酸的,眼泪不争气的就流出来了。

五哥看着爷爷穿着老衣,蛮像个地主的,五哥心里面想爷爷年轻那会肯定是一个帅哥,迷倒了乡里很多很多的美女,最后落在奶奶手里了,可惜奶奶红颜薄命,在五哥爸爸十多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他们兄妹。爷爷很伟大,拉扯大了爸爸和他们的兄弟姊妹六个。最后一眼,五哥知道今生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见到爷爷了,看着爷爷的棺盖慢慢盖上,五哥扑通一下,跪下了,眼里噙着泪水,狠狠的叩了三个头,心里面说着,爷爷慢走,孙儿不久的将来也会来与你团聚。

故乡的夜,格外的晴朗,可以看到满天繁星,五哥抬头望着夜空,想着自己的命运,就好象一粒尘埃,太渺小了。五哥,也想让爷爷抱一下他的重孙子,也想让爷爷再握着他的手嘘寒问暖,也想再看着爷爷微笑的样子,还有那穿着羊毛棉袄,赶着羊群的背影……也许,不是也许,永远五哥都看不到了,五哥只会在自己的梦里面回忆起那些。

回家的路上,五哥握着大姑的手,第一次哭的那么犀利哗啦,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爷爷。回来的那一天,五哥永远都想不清楚一件事情,也是哭得最犀利哗啦的一次。五哥默默地祈祷,爷爷在天国一定会很开心,很幸福。

五哥的故事还在继续着,只是我们谁都不知道结局将会是怎样。五哥,只是一个故事。

春节快过完了,感觉却没有任何收获,原本以为会有很多很多的同学聚会,后来才发现我们年纪大了,大家都有家庭和孩子了,都要走亲戚,给领导拜年。有些人忙碌了一个春节,有些人却在家宅了一个春节。

昨天晚上大家终于摆脱自己的事情,把各自的宝宝托付给夫人或者婆婆,把老婆或者老公安排妥当好,终于聚了一下。窦尕我是好久好久没见了,这次从南方回来,感觉完全和初中不一样,个子戏码高了,目前已经和“窦尕”这个称呼不搭调了。马氏也把生病的宝贝女儿扔家里就出来见我们了,难能可贵啊,娃他爹,你确实给力的很啊。还给我们喝酒开车,嗖的一声就飞咯。张营长也来了,虽然是喝酒,但是没有带一个营的兵来凑场子,给面子。要不,我等这些不胜酒力的“小”朋友岂不是要横七竖八躺满地了啊。

总之,就两个字,开心!虽说酒足饭饱之后,兄弟们做鸟兽散了,哦,不对,我们5个又杀咯一个后场,组到半夜1点半了,真的是把你们佩服死了,你们估计都不知道,窦尕喝得在洗手间挖啊挖,小鱼酒量太好了,我喝的也有些高,但是还算清醒,我们还看到一个姑娘直接喝着软到咯,从沙发滚到地上,再从地上滚着沙发上,哎呀,这姑娘丢人的很啊。

我承认最近我太热衷一件事情了,就是魔兽世界,节前ICC开了后,直接每天晚上就是副本啊副本,昨天下午在老爹门口的一个网吧上网,还不小心让帐号被盗了,损失了几十块钱。贼娃子,我把你组死呢!让我不得不又从零开始。自发生昨天下午的事情后,有些不想玩DK了,想重新练个法师,但是今天又想了一下,为撒啊,好不容易练上来的,再次一次,我会直接吐血的。那天晚上公会活动,我的输出比较低,被公会的嘲笑咯一番,唉,丢人的说不成,这两天改天赋,研究手法。我是不是陷入的太深了?我想问一哈。自打节前开始奋战后,过年除了必须参与的家庭活动外,我很少出门。也搞的自己没有去看自己喜欢的美剧,音箱里面都不再是我喜欢的歌曲,天天是“为了部落”,“为了sin’dore的荣誉”。

又是一年情人节,又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天下的美女们,你们都干撒着呢?难道你们都变成咯别人的尕媳妇吗?难道没有一起喝个茶,聊聊生活,谈谈情的单身女娃娃吗?唉。。。不幸啊。难道我真的是孤星吗?过年被如此的问题问了N回了,最后我的回答就是不想结婚咯,破烦的很啊,lily老公都直接给我讲责任了,把我还吓坏了。我那天在微薄发了一条,没人回我,哈哈哈,主要是有些太露骨了,我说我喜欢腰细奶大的美女。

大家开心,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真的没错啊。愿天下有情人早结良缘。小鱼,你速度找,速度办事,我等着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