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将爱停在外域

也许,玩魔兽的朋友,知道这首歌曲,泰兰德的记忆,也许会有人问,泰兰德是谁?她是暗夜精灵女祭司,曾经被两个人伊利丹和玛法里奥爱着,也许这是传说,但是我宁愿相信泰兰德把所有的爱都给了玛法里奥。

最近身体不舒服,感冒了,鼻子不通气,浑身酸疼,偶尔坐在车上看美女,都会瞌睡的要命。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因为病了没有人会照顾你,管你的死活。男人应该吞下这理应面对的痛苦。

上周如约和葡萄他们搞了一场WARGAME,我是好久好久没有玩了,前一天晚上回家就把所有以前玩过的装备都找出来,什么头盔啊,护目镜啊,背心啊,护膝护肘啊等等东西。我喜欢这项运动,因为这可以告诉我,究竟战争会是怎么样的残忍。当站在战场上,只有战友与你一起,你得寻找消灭每一个敌人,为了活着。当天游戏中,我也受了点小伤,脸被BB弹打破,不过还好,其他地方都OK,也不是很危险。

哦,还要说一件事情,前两天和小邓两口去看了兰州的相声,收门票的,比较像德云社,不过质量可能就差点了,第一个节目就不是很好,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数学老师就说过,总有傻子在每次考试的时候,把第一大题的第一小题做错,呵呵,说这个,也许你已经猜到了,是啊,第一个节目不是很好,问题应该出在那个女孩身上,口音太京兰腔了,而且感觉压不住场子,不好笑。大概有五六个人在说相声,只有那么两个人我觉得不错,像回事。其他节目要么就是太粗俗,要么就是还需要加工。不过还是值得花钱去看的,恩。感谢小邓的媳妇提供了这一去处。相声收听的地方在红星巷华联南侧,门票20一张,内有茶水,需买单。呵呵。

明天又是周末了,我想我会继续在家宅着吧。昨天有个妹妹加我,我说你是谁,她说‘说了你也不认识’,‘哦,原来是这样’我说,她紧跟着来了句‘就是这样’,搞的我很郁闷,感觉我好像没事找罪受,算了,我也不跟你聊天,直接跟她再见,删除了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聊天也许就是找一种感觉,那种感觉有了,你会和ta无话不说,聊天也就变成了一种享受,反之感觉就是一种牙膏式挤与被挤的痛苦。

昨天晚上我大嫂还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呵呵,我说,我暂时还不像谈对象或是结婚,我大嫂说这不像是一个年轻人说的话,估计她也挺无奈的,但是事实就是我真的愿意独身,也不愿意结婚,就目前来说。我想我可能还是比较害怕一些事情吧,那天晚上见葡萄的儿子了,确实很可爱,给我们扮生气的样子,背诵唐诗,真的是太可爱了。小侄和我小时候比,就太乖了,我记得我那会还拿刀片划伤了我爷爷的头顶,还放火烧了人家的草垛。当然咯,年代不同嘛。哈。

看着大家如愿以偿的获得了自己的幸福,其实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真的。就好像泰兰德把自己的爱毫无保留地给了玛法里奥。

前两天因为工作的需要,使用nlite做了一个集成了IE8、WMP11,最新补丁的精简的WINXP,很成功,我昨天已经在一个网吧实验安装了几台,目前运行期间没有报错。打包真的是很简单,以前总觉得很难,动手做一次之后,真是觉得简单。

还有个事情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前两天我也学着在QQ信箱里面发了一个漂流瓶,我得到了一个回应,很开心,某个我认识的美女给我了回应,‘心中想说爱你’,我知道她是谁,但是这就足够了,我赢得了她的认同。现在想来,还是有一点甜意的。

无奈我和你写不出结局 放遗憾的回忆在外域

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