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已经跨入而立之年,已不再是懵懂的少年,冲动的年纪了,也该安安分分成家了,虽然这一辈子我没有什么大发展,但是我希望能更加快乐和幸福。再见,我的二十多岁。

第一次给人介绍的时候,说自己三十的时候,那种感觉确实不一样,感觉很荒凉,很踌躇。最近一些日子,过年了,调整状态,准备年后工作,将债务还清,抓紧时间找对象。老母亲已经发火了,老爹子也时时在催促,我只是不敢找,状态还不稳定,有上顿没下顿,让我怎么找啊,再者,现在谈对象是要花钱的,就现在我这债务缠身的状况,我看没几个人愿意,其实有时候也想一个人过完这一生,清净,老了的时候,直接住到敬老院,等着被火化,被掩埋也是可以的。

人真的很脆弱。这是我自骑摩托车以来,一直相信的。

某天的晚上,五男二女坐在酒吧,因为某男酒后失言,另一男怒砸手机,朋友开劝,砸手机男想起了这几年的生活,一时痛哭流泪,心中的哀怨也许无人能懂,男人啊男人,你为何要这样?为何要这样苦苦折磨自己?难道就为了追求那独一无二的生活方式吗?砸手机男那天晚上醉了,很厉害,吐得满身都是污物。

为了与自己的二十多岁告别,3号农历腊月二十那天,是我的农历生日,我与好友采办了自己的礼物,一辆新大洲本田CBF150摩托车,自此从有产阶级跨入了背债的无产阶级。有战鹰相陪,我会飞得更远。一定。因为车的牌照还没办,现在也不敢经常骑,照片也还没有拍。这次我选了骑士车,放弃了一直以来最爱的越野车,战鹰没有让我失望,这是和前任“老婆”的区别,震动小,提速快,油箱大,再也不用算油箱还有多少油量了。呵呵。

开春,我们一起去远行。

这两天相继收到好友们的生日祝福,在这里谢谢大家还挂念着我。呵呵。这次摩托车的时候,真的太感谢小邓了,不但主动陪我看车,还自愿倾囊相助,真的让我很感动,因为在这个社会是没有人会愿意的。我欠小邓一份很大的人情。“作为朋友,能帮你的也就只能是这么多了。”这是小邓给我说的,这是真正的朋友,不是狐朋狗友,很庆幸我们因车而相识相知,交流生活的问题。他当时说要把信用卡给我,让我去买,我说你不怕我拿了你的卡狂刷,然后跑啊,他说“你不至于吧,为了这么点钱就跑?”。

我其实早应该就满足了,身边的这一群真正的朋友都是让我感到无比幸福的地方。

再见了,我的二十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