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沙特尔沃思(Mark ­Shuttleworth)将手中的茶杯盖向上抛起,自己也跳了起来,窗外是蓝蓝的天空和朵朵白云。他在半空中伸手抓住了一起下落的茶杯盖,稳稳地着了地。此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当然,现在他可是在地球上;如果在失重的太空中,他完全可以做得更潇洒——7年前,作为全球第二位也是非洲第一位自费的太空游客,他登上了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和国际空间站,在太空中度过了难忘的10天。­

­

2004年,马克创立了致力于普及桌面Linux的Ubuntu社区。在南非古老的祖鲁语中,Ubuntu的意思是”对他人的博爱”;;与此同时,他还成立了一家商业公司Canonical,专门负责支持Ubuntu项目的运营。第二年,他又投资1000万美元创立了Ubuntu基金会,从此将自己­90%的时间投向了Ubuntu。为此,他经常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在全球飞来飞去,鼓吹推广Ubuntu,这架庞巴迪全球特快被命名为­”Canonical­ One”,飞机的侧面涂上了一只被称为”Norman”;的可爱的绿色小龙,它也是马克旗下的风险投资公司的吉祥物。­

­

“你看,我已经过上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了,对吧?我是亿万富翁、大学生、宇航员,生活不可能再好了。做Linux极客,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个很好的平衡。”

­

与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理想相似,马克希望每一台电脑里都能够装上Ubuntu,这在几年前看起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在他创立Ubuntu的同时,另外几家主流的Linux厂商如Red­ Hat和Novell却宣布放弃了普及桌面Linux的努力,而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能够带来更好收益的服务器领域。­

­

“我对消费者不能亲眼看到的软件不感兴趣。”马克毅然决然地将Ubuntu的主攻方向放到了桌面系统上,他好像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既然Ubuntu能够把我的兴趣爱好和财务回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为什么我不去做呢?”

­

尝试一切可能­

­

但是,要在每台个人电脑中都装上Ubuntu,谈何容易。从目前来看,微软在桌面操作系统的领导地位仍然是牢不可摧:Windows仍然占据了全球桌面操作系统90%以上的市场份额,苹果的Mac­ OS­ X分食了5%,包括Ubuntu在内的Linux阵营虽然已经在桌面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也不过才突破了1%的生死线,这也使得马克的事业更像是”乌托邦”。­

­

“太空人”马克是梦想家,更是一名冷静的现实主义者。”很多人问我将来适合做什么?我很遗憾帮不上忙,我的回答是你应该每天去看看世界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自己去想想怎么去做,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互联网日新月异,新商业模式层出不穷,马克发现微软那种卖软件拷贝的商业模式已经摇摇欲坠。虽然目前桌面Linux还不成熟,但是它相信那一天终究会到来。目前,Linux已经在服务器端占据了至少10%以上的市场份额,为什么它就不能占领每个人的PC呢?­

­

关键要解决的还是Linux的易用性的问题。脱胎于Unix的Linux继承了行命令的用户界面,非常适合程序员和极客们使用,却让普通消费者望而生畏。马克创立的Ubuntu就是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与其他Linux版本不同,Ubuntu有着绚丽易用、不亚于微软Windows­ Vista的用户界面。Ubuntu的全部程序包只有2G的存储容量,可以通过自启动U盘安装。如果你想使用Ubuntu,提出申请之后,你就可以得到邮寄的安装光盘,光盘里不仅仅只有一款操作系统,还包括办公软件、浏览器、email等各种常用软件,而每半年(固定在每年的4月和10月)Ubuntu还会发布更新的版本。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些都是免费获得的。­

­

依靠这些特质,刚刚推出没几年的Ubuntu超越了其他Linux老大哥,成为桌面Linux当之无愧的领头羊。如今,Ubuntu在全球已经有超过1000万用户,谷歌全球的2万名员工中有一半在使用Ubuntu的”变种”版本­Goobuntu,法国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的政府和学校也开始大量采购Ubuntu。早在两年前,惠普、戴尔、宏碁等主流PC厂商已经开始在笔记本电脑中预装Ubuntu。­

­

精明的马克还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Ubuntu已经与英特尔主导的Moblin社区达成协议,将在热销的上网本中预装Ubuntu操作系统和Moblin用户界面和应用模式。马克觉得,Ubuntu在上网本市场上有很大的机会。­

­

就在不久前的7月22日,美国开源大联合(OSA)正式成立,主要成员包括AMD、Canonical、Google、Novell、Oracle和Red­Hat等公司,身为南非人的马克被推举为OSA指导委员会委员和三位领导人之一。­

­

作为支持Ubuntu的商业公司,Canonical的盈利看起来还是遥遥无期——它将最高版本的Ubuntu软件免费提供给用户,然后希望这些公司能够将服务器和桌面的管理交给自己以收取服务费用。此外,Canonical通过与戴尔等PC厂商联合开发定制的Ubuntu来获得收入。据马克透露,Canonical的年度收入不超过3000万美元。­

­

但是,马克并不着急;实际上,他正在谋划一场更大的棋局,那就是实现­Linux阵营的大联合。他其实并不是Linux的生手。在创立Ubuntu之前很多年,他就已经活跃在另一个老资格的Linux版本Debian的社区里了,也正因为他在Linux社区里倾注的大量热情,他在软件开发者中享有很高的声望,被他们称为SABDFL(自封的仁慈大君)。­

­

因此,他很早就意识到,要想与强大的微软抗衡,Linux阵营就必须尽快解决版本不一、四分五裂的问题——要知道,全球各种Linux版本有300种之多,这常常使得用户无所适从。­

­

“希望Ubuntu的下一个长期支持版(LTS)能够与Debian同时发布。”马克表达了与老东家合作的决心,这次双方可能会在明年4月或者10月同时发布基于同一个Linux内核(Kernel)的不同的Linux新版本。与此同时,马克也在呼吁其他主流Linux厂商加入进来,大家基于同一个­Linux内核、同一个图形界面标准开发Linux版本,这样就能够做到求同存异,共同发现问题,共同解决问题。­

­

“我个人当然希望Ubuntu能够成为统一后的Linux标准。但是从实际情况考虑,我更愿意看到一家独大和百花齐放之间的平衡。因为一家独大后往往就会出现问题,从而阻碍创新。”马克认真地说道,”我可不希望Ubuntu成为另一个微软。”­

在马克位于伦敦切尔西的豪宅当中,已经安装了传输速率高达千兆级的光纤。”我并不是用它来看高清色情电影的,我只是想看看光纤到户会是什么感觉,我怎么做会有哪些不同。”他总在不断地尝试一切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