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2009-2-2

2009年新春佳节之后的第一篇日志,突然发现日子选得也特别好,2月2日。冥冥之中,与“七月七日”呼应了一下。

七天的假期,我想总结起来就是“无聊”,“空虚”,“寂寞”。无聊者,不知所措,无所事事。空虚者,幻想美女投怀送抱,意淫糜烂的生活。寂寞者,无家可恋,无人可念。

七天的假期,有三天醉着回家了,其中一次回家直接抱着马桶呕啊呕啊,这是自08年最后一天开始的“纵欲”的最成功的一次。

初六那天同学发来短信,祝我生日快乐。很晕,实在是不愿意记得自己究竟有多少岁了。那天高中几个同学坐一起喝茶聊天,还在说“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啊。二姨也好久没有见了,二姨夫到是经常见,前天二姨来拜年,说我已经长大了,看着有些老了。唉。也许,我记得几年前二姨也还是年轻的,毕竟一头黑黑的头发,可那日一见,白发多啊。人啊,始终是太渺小了,太脆弱了。

初二吧,好像是,我妈妈早上出门归来,竟然拣了一只流浪狗,是京巴,可惜年岁已大,上台阶都很费事。我最后劝我妈妈把狗放生了,那天我喂了它好吃的炸鱼,它很享受。狗狗到了老年,很安静,不愿意动弹。我记得人说过,如果你不愿意在狗老了的时候陪伴它,那么别养狗。

我做个梦哈,等我有了孩子,我再养条狗,让孩子和狗狗一起长大。不过问题来了,如果狗狗死了,该怎么给孩子解释?孩子肯定会问的“爸爸,狗狗怎么不动了?狗狗不理我了?”很难解释,不想让孩子过早的接触到死亡的概念。

未来有一天也许我不在兰州生活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也许,没准某天你们找不到我的时候,我真的已经离开这里,远走他乡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开始思考其中的意义。

天热了,更加无所顾忌的去骑车了,时速100飞驰在滨河马路上,我已经战胜自己当初骑车时的害怕心理了。没准某一天我撞车了,躺在马路上了,也许当时脑子里的想法就是,我终于亲密的接触到大地了。

2009年我的而立之年的开幕。7月,我将骑车去青海湖;8月,如果条件允许,很想完成甘肃的最后一个梦想;5-9月,时不时去刘家峡的黄河边看看静静的黄河水,晒晒西北的太阳,享受人生唯一的二十九。

至于女朋友,老婆,婚姻大事,我知道,强求是没有用的,等吧,2010年底前我能结婚,就烧香拜佛,感谢诸方神了。

从2008年12月到今天,电脑里面始终播放的都是越南歌曲,丝毫没有烦的意思,意外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