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在摩托吧听过绿花后,我每天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千千静听,播放这首歌。一遍又一遍的循环着。我一直听着,没有烦。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就是舍不得关闭。

晚上到一个哥们家去吃饭了,回来打车时,发现某出租车后排的一对男女正在卖力“啃”着,很忘我,很尽兴。突然我意识到,是啊,这是一个孤独的季节,而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也好想很卖力,很尽情的去啃一下。

我望着窗外,习习凉风,吹透心间。然后,就突然有了个想法,想去理发,留一个锅盖头。站在电梯里,对着镜子,我就想破脑袋得想自己留锅盖头是什么样子,左想想,右想想。应该不会被领导教训吧,应该不会给客户留下不好的印象吧?脑袋里先是这样的想法,然后就是“哇,留这种发型,MM应该会主动送上门吧?”“你白痴啊,留个锅盖头MM就投怀送抱,脑子坏掉了啊?”“你知道撒!锅盖头是USMC的标准发型!你不知道我是美军迷吗?”“我怎么不知道啊,我是你肚子里的虫,你撒想法我还不知道!”“小样,我服了你了,回头我就剪!”“嘿嘿,那你就等挨领导的批斗吧”。

有人说我是闷骚型的。我比较同意。哈哈。因为我发现我还是很能骚的,当然要在正确的地方,适当的时间,对着适当的人,而且我的感觉也要很暧昧,这样就可以了。哈哈哈。

你说吧,绿花到底为什么这么吸引我呢?让我一遍又一遍的听呢?难道真的是歌词与我的生活有了碰撞吗?

此时的心情不知道是好,是坏。

最近在verycd上下了部电影《妈妈的大男孩》,我就觉得我好像那个大男孩一样,不过影片结尾当然是皆大欢喜,我就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命了。

我很不理解,很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