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有两周的时间没有任何消息了,还是那样在家吃“存货”。我也知道,自己的那点“存货”是有点太少了。每天的日子就那样重复,那样无聊。比如今天吧,从早上被同学叫去避风塘,一直到晚上八点半才离开,整整坐了一天。还好,下午的时光比较有趣,当然是打双扣了。找个牌友可真够难的,这样的时间,很多人都在上班,一般闲在家的,都不会双扣,我们几乎冲动得跑到其他桌去邀请别人参与。不过很可惜,我们三个人胆子都好小,不敢!呵呵。这种时候,我很想念一个人啊,只有他敢啊,鸡蛋。唉。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因为收到了自己期待的电话而心情好,还是因为有可能要结束这样无聊的日子而心情好。我等待着离开这里了。那天晚上,虎子劝导我,说我该找对象,该结婚了,我说了自己的心里话,他说他不想劝我,他知道我什么都清楚,他猜想我有心理上的负担。我想心理上的负担,不只是那么一个方面,很多事情。

       其实无论如何,用什么借口去解释,都可以证明我是因为自私而不想结婚的。周末的寂寞孤独,这是我害怕的,但是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在家或者去外面打发时间啊。我前天晚上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了“能不能不结婚啊?能不能找个女朋友保持这样的关系?”,第二天早上我打开Q,Yady妹妹直接给我四个字“当然不能”。呵呵,显然我进入了一种痴想境界。

        最近几天因为吃药,按摩,疼痛至少减轻了,这是我高兴的,因为我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可以一觉醒来到9点多。像以往,这是一个梦。不过昨天我也挺扫兴的,哥几个在网吧打游戏,因为玩空战游戏,结果脖子开始疼了,最后2点半就撤退了,让哥几个特无奈,都不知道怎么打发下午的时间。很对不起啊!我给两位道歉了!

        这些日子我被欲望左右。前几天又看了一次葛优的《不见不散》,又被他幽默了一把,当然无论看多少回,我仍然会笑出来。那是经典。当我看到最后,刘元坐在飞机上,梦到自己老了才见到步履蹒跚的李清,那一刻他是感谢上帝的,因为相爱的人终于还是没有错过唯一的人生。看到他的泪水,我联想到自己,并没有刘元那样的福气。爱,对我而言,太过遥远。我终于还是在自己的旅途上点上了那一个句号。

        等待是一种心情,这在乎于看重何种结果。我想美美的哭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