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淫本身给人一种邪恶的联想。在我这里,我想不会有什么别的解释了,它就是赤裸裸的,根源的。有时候,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意淫这样的或者那样的事情,或者是某个女人。有时候,我挺厌恶自己的,有时候有美女从身边走过,或者,看到美女,我会满脑子的幻想种种可能的缠绵方法。后来,我知道了古人有一句话:“饱暖生淫欲”,说人只要吃饱了穿暖了自然就产生了淫欲之心。看来古人早已经深谙此事。
 
     冥想忽然就比意淫高了一层,可以说是境界,也可以说是结果。冥想的重要产生条件就是周边安静的环境,清澈明亮的心灵,无欲无求的平凡人心态,或者说,再加上一个含义,就是忘我,忘世的超脱境界。可是在这样的一个物欲横流,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要达到或者要保持这样的状态,何其难啊!我也曾经去试着这样做,我发现真的很难。因为我不能除去心里太多的欲望,淫欲当为首,生存,物质等等欲望。我突然感觉人就是一个欲望机器,不停的在制造欲望与释放欲望,至于释放的程度,就好像环境污染的程度。
 
     我曾经在深夜中,想过未来的事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死亡之后的年代。我不是杞人忧天,我只是在我的思想中预言了我的未来,归入尘土的未来。我喜欢李连杰在霍元甲中说的那句台词,人没有选择生的权利,至于如何离开这个世界,可以选择。我也想过,人活着能听到美妙的音乐,看到美丽的风景,迷人的可人儿,感受到蠢蠢欲动的冲动,炽热的情感等等,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真的是很奇妙的。人这个物种很复杂,但是又很简单。不知道当这一切结束了的时候,我还能不能感受到这些?希望人真的有灵魂之说,真的有轮回转世,没有肝肠寸断的爱情,孟婆汤喝了也无妨。如果我的心是死石,那么心上也许已经刻上了“忠贞不渝”四个蝇头小字。
 
     深夜也是灵魂躁动的热烈时刻,渴望与异性的耳鬓厮磨,希望双人床的那一边不再是空荡荡的,渴望在情感升华的那时,将所有的一切掏出来给她。意淫无论多么好,也只是说明了我是阳痿。我等不到死亡时,从床边到门外站满了我的孩子。
 
     总感觉这日志写成了自己的自白书。宣告了我的独身,宣告了我的幼稚,宣告了我的终点。因为在这个时代,我实在找不到一个满意的结婚理由。人真的可以选择爱情的婚姻吗?真的能吗?
 
     有些事情萦绕心头,并非因为愧疚与懊悔,对于我谈过的任何一个女朋友,我是从心底希望她们幸福,安定。也许我只是彼此人生旅途上的一个过客,留下的也仅仅是那些难以忘记的回忆。回忆没有办法忘记的,别用时间能够抚平伤痕的借口去欺骗自己,这是我明白的。任何一个男人,无论他现在怎样,在他的心里那些陈旧的回忆依旧在那里,没有被遗忘。我没有刻意的回避这些“烦人”的问题,因为回忆会像旧电影一样,慢慢的在眼前播放,然后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我看到了是非对错,毫无疑问,绝大部分的错都在我。为什么人总是在清醒的时候,才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就是想简单的活着。我知道我可能离群了,脱离实际了。人在哪里,有时候是有所谓的,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值得商榷的是,我在志就在这里,离家不远的地方,那么依此得出结论,我并非好男儿。我没有安全感,我感受不到安全感,我清楚的明白我需要一个给自己能提供安全感的地方,我想就是家了,无论家中有何人,有何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家。我可以躲在里面避开那些复杂的环境,我可以安全的享受慢慢减少的生命时间。很多次,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机会去外地工作,而我选择留在这里,我想原因就是这些。一个自己都没有安全感的男人,是无法给他人提供安全感的。
 
      我是简单的。厌恶喜好都表现在我的脸上。当我不想说话的时候,我一定是在幻想,幻想一些异想天开的事情。当我说话不能注视你的眼睛的时候,那是我不自信的表现。当我说话注视你的眼睛的时候,我是希望获得你的肯定。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我的眼睛告诉了你这个事实。
 
      迷茫,就是我现在的座右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