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行走在梦的边缘

        梦是什么色彩?我以前这样问自己。也许我的梦的色彩,带有各种各样的情感,之后它们的颜色也就五颜六色。我曾经天真的认为,梦有属于自己的颜色。可现在,我知道,梦只有黑与白,无论夹杂了多少情感成分,那颜色始终不会改变。

        我不是一个好人。我总会在深夜无法入睡,因为我害怕梦,有时候梦可以让我开心,让我在醒来后,忘记了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我怕的是梦里出现一个我曾经深深伤害过的人,虽然那些笑容,那些关心的问候,以及发生争吵时的谈话内容已经在我心底尘封,但是依然会感受到来自内心的谴责。

         所以有时候,我很同意一个观点,活着的时候,不要犯让自己深受煎熬的错误,否则将会一辈子带着这个错误走下去。我觉得我现在就在带着这样的错误行走在我的旅途中。它与我形影不离,偶尔就来刺痛我,告诫我不要忘记它。

        “嗨,你忘记我了吗?”它拿出刀子,刺在我的心脏上,“不要忘记你曾经的错误,我是你这辈子甩也甩不掉的包袱!哈哈哈……”。鲜血迸发出来,飞溅到四周。这一刻,是痛彻心扉的痛苦。我终于明白了那个时候,我曾给她如此狠心的伤害和痛苦。我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去伤害别人,一个包袱都已经让我的心饱受煎熬,难道还要多背几个吗?

        梦的边缘就是痛苦的天涯,梦的边缘就是誓言破灭的尽头。那里是放逐生命的罪人的地方,我知道,在那里,有一片地方是应该属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