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跟一个朋友聊天,说到了东京爱情故事,说到了永尾完治,说到了赤名莉香。东京爱情故事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日剧,因为我看了四次,始终不厌其烦。我羡慕完治,而我更对赤名莉香记忆深刻,她的每一个甜美的笑容,每一个日本式的鞠躬,还有对永尾完治依依不舍的爱与期待,都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中了。

前些日子,又看到自己一直想看的恋恋三季,突然对平凡人的爱情赶到了可悲与幸福。爱情是那样的无助与困惑。三轮车夫与妓女之间的美好爱情结局,我为他们的结合感到十分幸福与美满。恋恋三季,三个不同的故事,似乎无甚关联,但是个个都有联系,我想我最爱的那个故事就是三轮车夫与妓女的故事了。

看完这部影片之后的几天里,我的电脑始终在播放着Dem Lao Xao这首歌,连妈妈都郁闷了,说你来来回回就听这一首歌,不烦啊?!我说,不烦啊,因为好听。其实,虽然不懂越南语,但是那旋律,那哀婉动听的歌词,怎么能让人舍得关掉呢。也许这才算是有故事的歌曲吧。

(二)

博客已经瘫痪了三天了,因为服务器在做调整。

当我回到一个人的家里,面对着电脑,一次又一次的去尝试无法打开的网站,似乎网络对我而言有了某种联系,就是发呆,坐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是听歌,听着那些哀伤的爵士音乐。

又一次的去尝试打开那无法打开的网站,失落又失落,我活着的意义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我把很多很多的感情寄托在了博客与自己的小车车上面。

博客记录了我生活中的每一个片断,我的开心与失落,我的成功与失败,博客将我的生活联系在一起了。

当前些日子回顾那些零六年的日志时,似乎所有的回忆都被激活了,那些熟悉的人,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一样,那样清晰,甚至可以抓住。

我在前几天停止了Qzone的更新,qzone是我的博客的附属物,它对我而言,一点都不重要,我可以放弃它。在Qzone里,谁会安静,耐心的去阅读你的文字,没有几个人,大家都只是肤浅地互相踩来踩去,有些人的qzone里面满是转载的文章,那有什么意义?没有。没有思考。

车车已经旅行了六千公里了,每一公里上都留下了我和它的影子,甚至在去官滩沟的路上。我最忠实的听众,我的车车,无论我是喜,是怒,是哀,抑或是乐,你都耐心地,忠诚地载我前往开心的目的地。无论目的地是近还是远,我都感到惬意与舒畅。

(三)

今天早上陪一个同学去买家里装修用的东西,给他的新家。然后去参观了他的新家,当我看到他们恩爱的场面时,我无法忍受自己仍是单身的事实,我为自己感到难过。为了掩饰内心的变化,我尽快的离开了那里,一种逃脱的感觉,无论自己走向哪里,我都试图平息自己苦闷的心情。

回到家,一个人,刚刚接受了心灵的“洗礼”,我实在无法再让自己待在一个寂寞的家里,顺手拿起了前天刚买的一本游记,夺门而逃。

坐在嘈杂的避风堂里,我已然忘记今天是儿童节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进入那本书的世界里,暂时地忘记我是谁。

我决定了一件事情,在博客恢复后,数据转换后,我将把自己放逐到荒凉的戈壁滩。

相信在那里,我能安静地晒晒太阳,走走陌生的城市,看看历史的痕迹,寻找到我自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