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妈妈给了我一个祈福签,其实妈妈几天前就给我了,可是我并不相信这些东西,所以那天没有装在口袋里面。妈妈是从附近的一个庙里求的,是希望我能谈一个对象,赶快结婚。到了结婚的年龄,家里人什么招数都使上了,为的就是赶紧结婚,给妈妈找个事情干。

妈妈说,在祈福签上写上我自己的名字和我目前喜欢的人的名字,然后放在钱夹里面。我真的不知道该写什么,因为我根本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怎么知道对方是不是愿意呢!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现在已经搞的我晕头转向了。我想歇一会,我很累,真的很累。

平常自己也不怎么喝酒,昨天竟然不想去避风堂,去了酒吧,要了两瓶啤酒,慢慢麻醉自己,然后就骑上自己的motor小跑在城市的街道上,我喜欢那种感觉,虽然速度不快,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把所有的情感都寄托在汽车和motor上了,我宁愿全神贯注的去骑车,开车,也不想花一秒钟去想自己的那些头疼的事情。

我想一个人去散心,随心所欲,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想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能成就成,不能就算了,何必那么折磨自己,整天还要想着怎么去讨好别人,烦死了!今天我给别人发了一条短信,”我不想结婚,我害怕结婚。”,相信我这不是婚前忧郁症,是对这个社会的一种恐惧,真的,我害怕没完没了的要求。

今天早上下雨,下午就见晴了,中午一哥们发来短信,说今天日偏食,让我看看。哪来的工具啊!再说,办公室那烂地方,能看到一小片阳光都不错了。下午我就索性去了外面,晒了一会太阳,我想是我的身体需要一点阳光的沐浴和温暖吧。坐在临街的窗户边,看着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我突然想到哥哥大我十岁,马上也就四十了,想起了上学的时候,哥哥每天那么辛苦的忙碌,每月工资少的可怜,还要每天晚上接送我嫂子,骑着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时间一晃就十多年过去了,侄儿也上小学了,书法写得很好,还拿了奖,哥哥也看着没有以前年轻了,时间真的很有威慑力。

想一想逝去的快乐日子,回忆自己曾经度过的每一分钟,我知道自己伤心了,难过了。谁也没有办法帮我!任上帝也无法重新给我那些阳光灿烂的岁月,记忆是灰色的,眼前的世界五彩斑斓,却无法吸引我的目光。吐出一口无法抓住的香烟,喝下一杯满是心碎的回忆,将时间的烙印深深的印在碎裂的左心室上面,任鲜红的血液如何涌动,无法冲破那伤心的回忆之门。

祈福签终究还是孤零零的在桌子上,碰都不想碰一下,谁愿意在那上面写上两个伤心的名字呢!我知道,在我心中的祈福签上写着我的名字和曾经的那个熟悉的名字。现在开始明白紫霞仙子为什么要在至尊宝的心里留下那一滴眼泪。

坐在电脑前,十指轻快地飞舞于键盘之上。呆滞的目光,悲痛的心情。这就是现在的我。

写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一十九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