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不用说了,知道陈升的朋友肯定知道,这是陈升的一首歌,很经典。本来脑海中有很多很多要写的东西的,题目在昨天晚上的被窝里面都已经想好了,可惜,早上坐在本子前面,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想过的”裸奔”。

昨晚思考了很多东西,包括未来啊,自己的感情生活啊,家庭等等。昨天晚上和两个哥们在避风塘喝茶,其中一个哥们每次去那就知道抽烟,喝茶,话特少,每次都要我找聊天主题,于是就讨论了一下未来,说了一些陈年旧事。

以后再也不能想一个人了,因为她”告诉”我,让我断了这个念头。事情是因为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很晚了,突然很想她,就给她发个恭贺新年的短信,结果,短信的回执是已拒绝,于是我终于敢按下那个曾经特别熟悉的号码,”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当时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把冰冷冰冷的钢刀刺中我的心。终于,那一丝联系都断掉了,再也不能在她生日当天,或者,过节的时候,送去我那根本不值一提的问候了。终于,我该静静的停下来了,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很久了。

最近什么状态都很差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昨天晚上在喝茶的时候,感觉到极大的失落和不安定感,我是一个始终无法给人安全感的人,我心中太多的愧疚了,我想给自己三年时间,也许十年吧。婚姻的问题,我也不想考虑了,我害怕,很害怕,不是害怕承担责任,而是害怕各种各样的物质要求,最多十年,我希望把各种各样的问题都解决。我想逃避。

有时候我会欺瞒我自己
或者迷失在无谓的欢愉游戏中
有天我老去
在个陌生的地方
还要回味昨日冒险的旅程

其实我也经常讨厌我自己
或者我怪罪我生存的时代
努力的找理由
解释男人的驿动
也常常一个人躲藏起来

我听说男人是用土做的
身子里少了块骨头
他们用脑子来思考
有颗漂移的心
你知道男人是大一点的孩子
永远都管不了自己
张着眼睛来说谎
也心慌的哭泣
面对着不言不语的脸孔
谁也不知道男人是怎么了
music
慢慢的旅程路途还遥远
偶尔也怀疑自己是否该向前
欲望的门已开
梦的草原没有尽头
梦里忧郁的花香漂浮在风中

你知道男人是用土做的
掉眼泪就溶化一些
所以是残缺的躯体
没有绝对完美…

没有玩具的孩子最落寞
可是没有梦的男人是什么
欲望的门已开
梦的草原没有尽头
风里有些雨丝沾上了眼眸

告别的汽笛声轻轻的又响起了
生命的列车滑过了你心田
wine, woman and war 是男人永远的最爱
我只想静静的躺在你身边

慢慢的旅程终点在哪里

Technorati : arvan, arvan’s 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