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手机出现了点问题,我的那个手机还是2000年的西门子6688i,一直舍不得换掉,因为很喜欢这款第一个多媒体手机。下午去了金昌路,很多卖手机的,想去看看有什么二手货,如果能淘到好的,就咬牙买了算了,结果去了广武,人家都换地方了,很多铺面都没有人,我就无奈。

思想斗争了半天,真的是很辛苦的思想斗争,到底换不换?感觉都快把米田共憋出来了,告诉自己,不换了,反正小6还能用,就换个电池算了,已经用着习惯了。

斗争完,就跑到一家手机店,买了块小6的电池,给换上了,赶紧把老爹给我的那个大砖头,悄悄藏起来了,实在是大,而且,阳光下根本看不到屏幕上的字,我的天啊,我看我就这么个命。

手机是决定不买了,数码相机的念头又冒出来了,我想500W象素的相机怎么着也得2k吧,染妹说没那么贵,不到1k就能买了,我的心又热了,感觉物价回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人民币还是很值钱啊。说实话,我这会心里面还惦记着数码相机呢,我就寻思着,我没存钱的时候,怎么什么都不想买啊,这稍微存了一点点钱就开始挥霍了,难道真的就是理财很失败吗?

昨天和今天感觉特别累,真的是啊。自己也没有怎么跑啊,没有参加什么比较嗨的party啊,今天买了东西后,回家就一个念头,睡觉!没错,我就趟下睡了,欢欢还跑过来,趴在我的床边闻我的头发和脸,难道它也要跟我一起睡?不管了,我先把我这个人搞定再说,欢欢就乖乖的趴在我床边了,呵呵。我想它肯定在想,真无聊啊,GG怎么睡觉了啊?没人陪我玩了,唉,我也趴一会吧。

不到十五,这年我看是没有过完,心是没有收回来,今天倩倩还打来电话问我这个幸福的人在干吗,她这两天也没有好好上班,说是晚上还要去英皇,我的母亲哟,消费背不住啊,不过有俄罗斯莎莎秀舞,也值了。

周末是倩倩同志的生日,和牛约好,两个人一起买个礼物给她,让我给姑娘买礼物,实在不会买,也不知道买撒比较合适,这个事情就有牛办到。

过两天得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一年的事情了,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嘛,木就计划一下。

过几天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了,反正就想到了去年的十五,唉。特地找到下面的十五短信了表心意: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向已是昨日的2006年致敬!感谢每一个在我人生路上出现过的朋友,陌路人。伤城已是空城,血红鲜艳的红色之城。

3月1日 23:35分 写于雁滩家中 遥寄无限相思。

Technorati : arvan, arvan’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