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初二,我就已经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以后了,朦胧之间还记得昨天晚上下载的电影还没有看呢,裤子也没有穿,就把本子饱过来,开始看电影。唉,单身的生活我快疯了。真的。昨天晚上我跟一个女性朋友说,我真想去放纵自己,那姐们说,”放纵自己是对自己不负责的表现,肤浅的女人放纵自己,男人要理性,理性的男人有魅力”。恩,说的不错,每次我只要听到理性的男人有魅力,我就压制住了我的罪恶念头。

原本想着大年初一能有点事情干,和三个初中同学去了避风堂,本来打双扣,他们又叫嚣着过年要打麻将,好吧,那就打,3点开局,6点收场,打的是5毛,1块的牌子,锅破了3回,输了15块钱。唉。

突然发现自己干什么都没有成就,真的应了我自己的要求,生活要简单,普通。

本年度我干的最无聊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大年三十晚上半夜一点跑出来,和一个男人在避风塘从1点半坐到4点半回家了,躺到床上的时候,发现睡觉是最美丽的事情。这是我这一生中最最最最最最无聊的举动了,我想念以前的大年三十。一年不如一年,大家真的是有家,有各自的事情了,约个人太难了。

今天下午本来不想出门,结果我妈把我往外赶,说你去广场晒太阳去,要么去你爸那转转去,就是不让我在家待,我的天啊,单身男人不是这么不受欢迎吧?结果害的我骑的小摩托出门了,但是不知道去哪里,本想如果约不到人,就把本子背上去单位上网,到单位还好,就我一个人,没人烦我了。就给一个朋友打电话,看他有空没,他也闲着在家看电视,于是乎,两男人又跑到避风塘了,过了一会叫来了跟我一个院子长大的小伙,这下可好,三单身男人聚会了。恩,不错,不错,可惜今天不是情人节,要么我们也光明正大的举办一次”单身派对”。

大年三十晚上给以前的女朋友们都发了一条祝福短信,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回音,不过还好,有个安慰奖,有个MM给我回复了。我发现男人绝对不能吃回头草,否则……唉……。我给我高中时的女朋友发了短信,但是我不知道人家的目前情况,后来就问一个同学,他说人家姑娘现在都快结婚了,准备买房子呢。当时,我就晕了,我赶的太不是时候了,我那哥们就说,她对你来说,就是个过路人。

我那哥们还跟我说到了高中时的一个小伙,他叫小一,他现在在兰州,想和我出来坐坐。其实我觉得自己命运不是很好,同样的一件事情碰到了两回。初中同学磊磊,高中同学小一。我不知道谁有这样的经历,是不是和我有一样的想法。这件事情简单的说就是翘板的问题,复杂的说就是你认识了一个姑娘,打算谈恋爱,但是呢你的好朋友跟人家发生了一些事情,发生的事情在你眼皮子底下,你听见了,看见了,然后发疯的吼叫。

接电话中。。。电话接完了。

说到哪里了,就那个发疯的吼叫,当时的心情真的很复杂吧,我想。其实现在想一想,跟磊磊,小一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那两个姑娘根本没有把我当回事。今天说起了这些事情,是因为有时候其实自己很想他们两个人,但是嘴上从来不说,小心眼的心理在作怪,其实自己已经原谅了他们,毕竟小一是我高三的同桌,跟我关系最好,我总是跟他讲真心话,整个高中三年,我唯一的朋友。

一个男人没有多少值得交往,交心的朋友是可怕的,是痛苦的。现在看来,活着是一种赎罪。真的。

今天小武打电话给我拜年,说是不是和小段分了,她弟弟给他说,”我姐和周涛分手了”,小武安慰了我一番。

接电话中。。。电话接完了。

小武也快结婚了,估计也就年底了,听说房子8月份才入住呢。现在结婚的朋友同学是越来越多了,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不能接受刺激了。大年三十晚上还接到一个一块长大的朋友的电话,说孩子快满月了,让我准备红包。我的天啊,我要崩溃了。

这个2007年的春节,撒事情都出来了。我不相信上天能给我姻缘,我就不去上香,因为一点都不准。等我再过十几,二十年,我可以考虑一下入个教会什么的,让死亡能够轻松一点,相信自己是去另一个世界了,而不是变成黄土了。我宁愿相信谎言。

我可以预见,明天,明天的明天,我都将会是骑着小摩托穿梭于兰州的大街小巷,欣赏街边的风景。

Technorati : arvan, arvan’s 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