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总是短暂的,总是在梦醒后想要再次拥抱,可是模糊的双眼,清晰的大脑,自己却欺骗不了自己。也许是时候该深刻的检讨一下自己在近一段时间的表现和收获了吧。

昨下午,倩倩同志得知我心情不好,约我晚上坐一会,我也不好推辞,5点我们就往火吧去了。我给葡萄说,我总觉得自己缺少一样东西,但是我不知道我到底缺少的是什么,因为我缺少的这样东西,使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孩子,而不是一个男人。我觉得我缺少的那样东西就是自信,我没有自信。举例来说,我自搬回家住以后,再也没有单独给自己买过衣服裤子之类的东西了,已经很久了,大概4年多了吧,以前一个人住,什么都能做到,可是现在就是买衣服这样简单的事情,我总是希望能拉上一个人陪我去,或者,干脆就是不买,要么把钱给妈妈,让妈妈买,可是妈妈买的衣服颜色又太深,款式比较老土。其实,我觉得这是我在生活中缺乏自信,我应该改变一下。手里握着那么多票子,还怕什么?!

葡萄说,我认识了你这么久,你一直都是一个样子,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感觉2年多前见你的时候和现在有一点不同,那时你自信,人快乐,而不像现在,现在你颓废。我发现你现在有一种悲观,或者是忧郁的思想。说到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说,因为我现在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自己了,以前总觉得很了解自己,可是现在我突然感觉根本不了解自己,就好像前几天的日志里面说的,我到底需要怎么样的生活,怎么样的未来。

说到这里,葡萄就问我,那你有没有什么未来的目标?

目标,哦,我似乎还没有。我只是期望一种很平庸,很简单的生活,就是人生没有什么理想,只是简简单单的结婚,生子,然后等待结束这样的生活。生活的水平不要求那么高,只是家里的成员都快乐,开心就可以了。我的家族是典型的农民阶级,身边的亲戚姊妹,没有什么飞黄腾达的,只是简单的生活。

2个哥哥嫂嫂的生活很普通,普通的打工者的生活,长辈就不再说了,平辈的生活都是那样,没有什么惊喜或者让我羡慕的。

葡萄两口子还说到关于钱财的问题,其实这是这个时代最敏感的问题,现在的感情能不谈物质吗?似乎我没有发现过。我这个人确实不懂理睬,向来挣了多少都花了,从来没有给自己存过,也是这个月我才开始努力存钱的,葡萄希望我能加大存款的额度,由800变成1200,1500,他希望我能在3年内存够5万RMB。说实话,这是个挑战。呵呵。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但是我在坚持,我在继续。

感情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放一放吧,我过于强求却什么都得不到,或者,得到的什么都不是。我很失望,很迷茫。

一天又一天,每天过的日子就好像是醉生梦死。记得我高中班主任曾给我们说过,不要长立誓,要立长誓。呵呵,突然感觉自己快变成这样了。

我脑子里面一片混乱,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那种状态。总之,很差劲。

谨将此文献给07年1月26日23:23分躺在床上的自己。

Technorati : arvan, arvan’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