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看了一部很感人的电影,不是并不是因为人,而是狗,8只英勇的西伯利亚雪橇犬在人类留下的150多天里,它们依靠勇气,团结,关爱坚强存活下来的故事。

据说是根据1957年的真实故事改编。但是我还没有从Google上搜索到,赫赫,也许我搜索的关键字不正确。影片中给我映像最深的一只狗是叫maya的雪橇犬,它是这个小团队的领导者,不放弃伙伴,团队觅食。

如果要给影片打分的话,我打9分。电影真实的再现了冰川地貌,还有南极特有的极光现象,冰川动物,很不错,可见导演在环境上下足了功夫,努力给大家展现一个“绝处逢生”的景象。

不过最让人喜欢的还是片中那8只可爱的西伯利亚雪橇犬。我特地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小明星的档案,现摘抄如下:


哈士奇
Siberian Husky,西伯利亞雪橇犬,台灣叫哈士奇。毛較綿密較厚,主要特徵是尾巴下垂,兩耳在頭頂較近,耳尖向正上方。個性溫和。

西伯利亚哈士奇(siberian husky)是原始的古老犬种,名字的由来是源自哈士奇独特的嘶哑叫声。在西伯利亚东北部的原始部落楚克奇族(Chukchi)人,用这种外型酷似狼的犬种作为最原始的交通工具来拉雪橇,并用这种狗猎取和饲养驯鹿,或者繁殖这种狗然后带出他们居住的冻土地带来换取温饱。由于哈士奇体型小巧结实,胃口小,无体臭且耐寒非常适应极地的气候环境,而成为楚克奇人的重要财产。

1909年由一个俄国的皮毛商人”william goosak”带第一队这种楚克奇族人的狗到了阿拉斯加一个叫”nome”的小镇来参加当地举办的狗拉雪橇比赛。这种楚克奇族人的狗以超快的速度和坚韧的毅力开始被当地的狗拉雪橇爱好者而喜爱。从此以后这些拥有着小而紧凑身材的美丽犬种开始在阿拉斯加被当地人所认可。

1925年1月阿拉斯加偏僻小镇nome白喉流行,由于最近存有血清的城市远在955英里以外,当运送血清至离nome 657英里的地方本有直升机可供运送,但是刚巧直升机驾驶回内地休假且无人能架直升机。为了快速运回治疗白喉的血清,决定用哈士奇雪橇队代替运送,657英里的路程照当时正常的运送速度来算差不多需要25天时间,由于病症快速蔓延,接受任务的雪橇队决定以接力运送的方式运送血清,在雪橇队全力以赴的前提下,只用了5天半时间就完成了任务,挽救了无数的生命。为当时领队的头狗togo已经十多岁了,长途跋涉后由于腿部受伤而退出雪橇比赛,并于1929年死亡,遗体存放在美国国家博物馆,纽约中央公园设有togo的纪念碑,供后人瞻仰。

哈士奇虽然很早就到达了美国,但是美国纯种狗俱乐部(the American kennel club)却到1930年才正式编哈士奇入纯种狗行列,并制定了犬种标准。后来一些美国的哈士奇犬友又在1938成立了美国哈士奇俱乐部(siberian husky culb of American)简称SHCA,从此哈士奇真正的开始被全世界所接受。

各位爱狗的朋友,肯定不会错过一个这样的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