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网文

大话柳下惠

话说春秋时期,礼崩乐坏。鲁国有一个姓展的年轻人懒得干活,整天无所事事,东游西逛,总想着鼓捣点名堂出名。他拜师学艺,学会了一手打猎的绝活,一日可擒获兔子、野鸡百许只。于是,这个姓展的年轻人招了几个徒弟,并且得意扬扬给自己起了两个新名字,一个叫展禽,一个叫展获,意思是向徒弟们炫耀自己打猎的本领高。后来有一次,展禽在路上遇到一列有七十二人组成的大队伍,坐中车上坐着一个老头子,手里挥着鹅毛扇,口中念念有词。旁边就有人拿笔飞快的把这个老头的话记下来。展禽看的眼睛发直,心里想:“多神气啊!大丈夫当如是也!”于是,就去向一个叫子路的问这个老头是谁。子路斜睨着眼睛说,“什么!连我们的伟大导师孔子的大名都不知道!真是柳树下的青蛙啊!”展禽惭愧不已,回家后折节读书,终于也做上了教书先生,著书立说。但是,他的这项很有前途的教书育人事业总也赶不上孔丘会经营。又想起子路骂他的“柳树下的青蛙”,真是郁闷之极。索性将自己祖上留下的三母二分地都种上柳树,自己整天都坐在柳树下喝酒以浇胸中块垒。所以,当他死的时候,他的老婆和学生们没有经过政府批准,偷偷给他上了一个谥号:柳下惠。至于为什么谥号“惠”,这要从一件原本很小的事情说起。

某一天,展禽又像往常一样在柳树下喝酒消磨时间。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晚。从自家的地里回家还要赶十几分钟的路程。展禽就醉醺醺的往家里赶。不巧,路遇大雨,走到邻居郭氏门前时,实在不胜酒力,终于醉倒泥潭。郭氏有一女,生的如花似玉,却不重女工,最喜舞文弄墨。平素里就听人讲这展禽文武双全,既有一项固定的职业—教师,又在兼职打猎,可谓成功人士。早就春心暗结。此日晚,郭女出来关门,就发现了倒在泥水之中的展禽。展禽衣服全湿,郭女就将展禽扶到闺房歇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展禽醒来,发现自己竟赤身露体在一女子的闺房中,不禁大窘,想平生声名将毁于一旦矣。不料,郭氏女子深明大义,说,“展君不必如此急切,妾自有办法。”

展禽回家,老婆追问夜里跑哪里鬼混去了。展禽撒谎说去朋友那喝酒了。老婆且信且疑。本来此事就此为止的,我们的历史上既不会出现一个“坐怀不乱”的大圣人,也不会出现一个包二奶的真小人。但是,展禽此人最喜欢炫耀,在一次讲学中,不经意的就把此事真相说了出来。众学生一听,又羡又妒。赶紧报知师母。

师母听了,这还了得!原来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在外面打野食,还敢撒谎!就要跑郭氏家里闹去。展禽听了,连忙跪下来求饶,连称下次再也不敢了。还提醒老婆说,你应该是知道我的呀!

展禽老婆冷静下来一想:是哇!我老公整天耽于酒事,那种事早就不行了啊。否则,我们展家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弄出个娃呀!

一念及此,展禽老婆方转怒为喜,说,老公,俺错怪你了!起来吧起来吧,今晚也不用跪搓板了!

当然,精明的展禽老婆还是想到了一个坏事变成好事的办法。她把展禽的弟子喊过来,请他们想法子。

一个聪明的弟子献计说:只须如此如此。

展禽老婆大喜。于是,这个故事就成了咱们现在熟知的“坐怀不乱”的故事。说是,一天下雨,柳下惠跑到郭家的门口,把人家一个浑身淋湿的女儿放在怀里抱了一夜,却没有动她。

很快,这件好人好事就被他的老乡孔子知道了。孔子自忖,学问修养如我这般好的人,也未必能在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面前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展禽真是好男人啊。于是,盛赞了一番。孔子的传人孟子更是自觉弗如柳下惠远甚,所以给他上了一个“圣之和者”的尊号。

至于那个郭氏女子呢,则终身未嫁,专心抚养展禽的孩子,延续了展家的血脉。因怕别人知道这是展禽的私生子,于是就把这孩子改姓柳。因为,展禽是在柳树下喝醉了酒才发生了和她的这段故事。当然,颇为巧合的是,展禽死后谥号叫柳下惠。后人也都以为他姓柳。